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涵佳境

张峰希望成为您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庐山草堂记 (白居易)  

2012-07-12 18:19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匡庐奇秀,甲天下山,山北峰曰香炉峰,北寺曰遗爱寺。介峰寺间,其境胜绝,又甲庐山。
  元和十一年秋,太原人白乐天见而爱之,若远行客过故乡,恋恋不能去,因面峰腋寺,作为草堂。
  明年春,草堂成。三间两柱,二室四牖,广袤丰杀,一称心力。洞开北户,来阴风,防徂暑也。敞南甍,纳阳日,虞祁寒也。木,斲而已,不加丹。墙,圬而已,不加白。墄阶用石,幂窗用纸,竹帘紵帏,率称是焉。堂中设木榻四,素屏二,漆琴一张,儒道佛书,各两三卷。
  乐天既来为主,仰观山,俯听泉,傍睨竹树云石,自辰至酉,应接不暇。俄而物诱气随,外适内和。一宿体宁,再宿心恬,三宿后颓然嗒然,不知其然而然。
  自问其故。答曰:是居也,前有平地,轮广十丈;中有平台,半平地;台南有方池,倍平台。环池多山竹,野卉。池中生白莲,白鱼。又南抵石涧。夹涧有古松,老杉,大仅十人围,高不知几百尺,修柯嘎云,低枝拂潭;如幢竖,如盖张,如龙蛇走。松下多灌丛,萝茑叶蔓,骈织承翳,日月光不到地。盛夏风气,如八九月时。下铺白石,为出入道。堂北五步,据层崖,积石,嵌空垤块,杂木异草,盖覆其上。绿阴蒙蒙,朱实离离,不识其名,四时一色。又有飞泉,植茗就以烹燀,好事者见,可以永日。堂东有瀑布,水悬三尺,泻阶隅,落石渠,昏晓如练色,夜中如环佩琴筑声。堂西倚北崖右趾,以剖竹架空,引崖上泉,脉分线悬,自檐注砌,累累如贯珠,霏微如雨露,滴沥飘洒,随风远去。其四旁耳目杖屦可及者,春有锦绣谷花,夏有石门涧云,秋有虎溪月,冬有庐峰雪。阴晴显晦,昏旦含吐,千变万状,不可殚纪,覶缕而言,故云甲庐山者。噫!凡人丰一屋,华一箦,而起居其间,尚不免有骄矜之态,今我为是物主,物至致知,各以类至,又安得不外适内和,体宁心恬哉昔永,远,宗,雷辈十八人,同入此山,老死不返,去我千载,我知其心以是哉!
  矧予自思,从幼迨老,若白屋,若朱门,凡所止虽一日二日,辄覆篑土为台,聚拳石为山,环斗水为池,其喜山水病癖如此。一旦蹇剥,来佐江郡,郡守以优容抚我,庐山以灵胜待我,是天与我时,地与我所,卒获所好,又何求焉!尚以冗员所羁,余累未尽,或往或来,未遑宁处。待予异时弟妹婚嫁毕,司马岁秩满,出处行止,得以自遂,则必左手引妻子,右手抱琴书,终老於斯,以成就我平生之志。清泉白石,实闻此言!
  时三月二十七日始居新堂;四月九日与河南元集虚,范阳张允中,南阳张深之,东西二林长老凑,朗,满,晦,坚等凡二十又二人,具斋,施茶果以乐之。因为草堂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译文) 庐山的秀丽是奇特的,在全国的山中数第一。山北面的峰叫香炉峰;峰北面的寺叫遗爱寺;在峰和寺的中间,那一段的风景美妙绝顶,又在庐山中数第一。元和十一年秋天,太原人白乐天一看见便喜欢它,犹如远行的客人经过自己家乡一般,恋恋不舍,难以离开;于是便对着峰靠着寺,建筑一座草堂。
    次年春天,草堂建成。共计三开间,两根大梁柱,两个屋室,四面窗户;大小好坏,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和能力做标准。开了一扇向北的门户,为的是可以吹進阴凉的风,防备盛夏的暑气。砌高南向的房檐,为的是可以接纳阳光,提防隆冬的寒冷。木料,只是斫削算数,不加红漆。墙壁,只用泥涂一下,不再粉刷。砌阶用石,糊窗用纸;其它如竹子做帘,麻布做帐,也都和这建筑物差不多,相互搭配而已。厅堂里面,备有四只木榻,两块素屏,一张漆琴,儒道佛三家的书籍各两三卷。
    乐天既然来到这里做了主人,抬头看看山,低头听听泉,身旁、四周接触的都是竹、树、云、石,一天到晚,忙着看都应接不暇。一会儿总是被景物引诱得神气跟随而去,感到体外舒适,内心平和。住了一夜,身体宁贴;再住一夜,心地安恬;到第三夜时,简直自由自在進入化境,连自己都莫名其妙起来。
    我曾自己问自己,这是什么缘故?答覆说:这间居室,前面有块平地,占地十方丈;中间有座平台,大小占平地一半;台南有片方池,面积大平台一倍。围绕池塘的多半是山竹、野花;池塘里长着白莲花、白色鱼。再往南,就到达石涧。涧的两边长着古松和老杉,直径有十个人围抱那么粗,那高度不知有几百尺哪,长枝高耸入云,低桠下拂潭水;像竖起来的旗帜,似张开了的伞花,又像龙蛇游走一般。松树下面长着许多灌木和藤萝,叶茎相互交结像编织品似的,遮蔽了日月,那光线都透不到地面。纵然是炎炎夏季,却只感觉像是八九月时的气候一般。下面铺着白石,做为出入的道路。堂的北面五步之遥,耸起层层的山崖,重重的石块,有的像人工镶嵌似的镂空透亮,有的如蚁穴土堆样的凸起,杂树异草,覆盖其上,绿色的阴影密层层的,红色的果实肥嘟嘟的,根本不知其名,可一年四季颜色依然。又有飞溅的泉水,把本山种植出的茶叶拿来,就用这泉水烹煮冲泡,无聊好事的人们见了,趋之若鹜,尽可消磨一整天。堂的东面有瀑布,水面高悬三尺,泠泠泻落阶旁,流入石渠,晨昏观赏,就如一条白净的丝织品,夜深听响,更像环佩琴筑的声音。堂的西面靠在北边山崖的石脚,把剖开的竹子悬空架着,接引崖上的泉水过来,那情景,就如分支的血脉,就像悬挂的线条似的,从屋檐流到台阶下,累累水点像串着的珍珠,细微水气如四散的雨露,滴滴淅沥、飘飘洒洒的随风远去。那四周耳闻目见足迹可以到达的地方,春天有锦绣谷的花,夏季有石门涧的云,秋日有虎溪的月,冬时有炉峰的雪。随着天气的阴晴而明暗不同,依照时间的早晚而吞吐各异;千变万化,迥异形状,没法记全,难述详实,所以只能说在庐山中是数第一的。唉!一般人有幢漂亮房子,华贵床席,在那里面起居享受,尚不免要流露骄傲的神色;如今我做了这座草堂的主人,景物呈现到面前,启发着我的智慧,这些景物又都分门别类表现出异彩,又哪能不身心舒坦而情绪和乐,体魄宁贴而心地安恬呢?从前慧永、慧远、宗炳、雷次宗等十八人,同進这山,大家都宁愿老死在这里不肯回去;这事算来已经离我千把年了,但我推想他们的心理,大概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吧!
    况且我自己回忆一下,从小到老,无论住的普通房子,或是豪华公馆,纵使只住一两天,也老爱堆点泥土起个台,聚些碎石弄座山,引导小水掘片池,那喜欢山水而至成为毛病癖好的程度,竟然如此。一朝走了逆境,来江州郡帮忙工作,郡守以特别客气的态度待我,庐山以非常灵胜的风景等我,这是天给我机会,地给我住所,终于满足了我的癖好,还再要求什么呢?只是仍不免为一个闲散职位所羁绊,残余的累赘还没卸尽;时往,时来,还没能够安心住下。等到我将来弟妹婚嫁完毕,司马年秩届满,出处行止,能够自由自决,便必定左手领着妻儿,右手抱着琴书,终老在这里,成就我平生的志愿。清泉白石,都实实在在地听见我这些话了。
    我于三月二十七日,搬進新堂居住。四月九日,和河南元集虚、范阳张允中、南阳张深之,东西二林寺的凑、朗、满、晦、坚等长老一共二十二位客人,备了斋饭和茶果举行落成礼。因而做了这篇《草堂记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2)| 评论(3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