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涵佳境

张峰希望成为您的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简化字的趣谈  

2013-01-27 14:08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人们都在说简化字:

爱(愛)无心,

亲(親)不见,

产(產)无生,

厂(廠)空空,

导(導)无道,

面(麵)无麦,

运(運)无车,

儿(兒)无首,

飞(飛)单翼,

涌(湧)无力,

云(雲)无雨,

开(開)关(関)无门,

乡(鄉)里无郎,

魔仍是魔,

圣(聖)不能听也不能说……

       我觉得这样的说法特别有意思,它透着聪明、幽默,最令人佩服的是其反映出的洞察和联想能力。“爱无心”、“厂空空”、“乡里无郎”等等,很形象的描述了当前的某些社会现象。如果这是一种文字游戏,抑或是对社会现象的调侃、批评方式,就应该说它很生动也很准确。

         但如果这仅仅是对那些文字本身的负面评价,那就显得没有说服力了。听说有的名人甚至研究汉字的专家——而且两岸都有这样的专家,也以此来证明中华文化精髓的失落,进而呼吁繁体字的回归,那这个问题就值得认真探讨了。
        说到回归,我们可以探究一下某些字的由来。比如这个“愛”字,它的本意和今天我们使用的意义就根本不同。

        愛篆书写做“愛”归何处?——议论几个汉字 - 挑灯看剑 - 挑灯看剑的博客《说文解字》解作:行皃(貌),”。读音是“鸟代切”,这个读音可能和北方言读“爱”为“耐”差不多。它被写成“愛”,有个篆书向楷书的演变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 汉字的造字方式有“六书”之说,有人认为,其中转注和假借应该是用字方法,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才是造字方式。其实不然,比如“其”本来是个象形字,是常见的畚箕一类的工具,是实词(名词)。后来人们用“其”的发音来表示,虚词“其”,为了使它们有所区别,就在本字上面加了竹字头。这样一来,“其”就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单纯的虚词,而“箕”的读音也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 很有意思的是“愛”曾经就写做“愛”归何处?——议论几个汉字 - 挑灯看剑 - 挑灯看剑的博客。这个字是“旡”和“心”的组合。是篆书愛的上、中部分演变而来的。《康熙字典》中“凡从旡者属无部”,那么爱恰好真的就是“无心”了。这个字已经不用了,但还可以在一些词典中查到,而且还可以查到字符成分相同的“怃”或“憮”,该字的义项之一也是“爱”。“愛”的下半部是夂,夂的意思是从后面而来;夂又是终的通假字。这些义项如果用来描述心理状态,应该说都是令人很不舒服的感觉。可见“愛”不过是同音借代的一个通假字,我们使用的不是的字形而是读音。也就是说,不能用字形去会意。否则的话它就不过是“行走貌”。另外,如果按照专家的逻辑想问题,那改回来的愛就变得“有心无友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 亲和见本来都是独体字,他们是后来成“親”的。在《说文解字》里“親”被释为“至”。“至”是会意字,是一支落下的箭(矢)倒插地面,表示到达的意思。至也可以做“极致”、“非常”解。不过,親中有見的时候,还没有那么深厚的情感。亲需要见合乎情,但未必合乎实际、合乎理。见不见和亲不亲不是必然关系,不见即不亲也不能说是感情深厚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化字中“涌”和“云”的写法是真正的回归。湧本来就写做“涌”;云是象形字,本来就写做“云”,那个雨字头是后来加上去的。有云无雨很正常,如果见云必有雨那才叫怪。回复了本来面貌的云,在简化字“运”的构成中作为声符是合理的,倒是“运无车”的批评有些牵强。“运”是将声符“军”简化为“云”。“云”和“运”只是声调不同,而“军”和“运”是声母、声调都不同,显然云做运的声符更合适些。因为“車”简化成了“车”,所以“軍”简化为“军”;但是这和“运”压根就不挨着,有車(车)的是“連”(连)不是“運”,即便不用“云”而仍然用“军”做运的声符,“车”还是在的。运不仅有输送之意。人们都说“运气是天上掉下来的”,都希望“鸿运齐天”。这样的语境中,“云”要比“军”“車”更合适些——当然这是多余的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汉字是一个符号系统,符号是抽象化的。符号承载和传达的,是内涵和外延被固定的信息。也就是说信息一旦被符号化,符号就代表信息本身。汉字的形音义是互相依存缺一不可的,我们使用汉字,必须对它的形音义之间的关系有确切的了解。我们不能仅依据字形去猜想字的发音,比如,同是以参做声符的字,“惨”是平舌“掺”是卷舌,而“渗”的声母是SH。如果只是想当然,那就很可能出错。我们也不能依据字形望文生义,比如,有的朋友相信“射”的意思应该是矮;也有的朋友认为,“出”与“重”应该颠倒过来用的说法有道理。其实,这都是对字的变化过程了解不多造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 射是象形字,就是一只手在射箭。“出”是会意字,是凵形里面一个止(止是趾的本字),表示向外面去。出字现在的写法也不是两个“山”字重叠,中间那一竖是一笔到底的。“重”字上面本来不是“千”而是“壬”,最下面是土;重本来是厚的意思,厚重这个词就保留着它的本意。

        这几个字都不是简化字,但是还是引起了一定的“误会”。其中的原因不在字的繁简,而在于望文生义。

        汉字的产生和使用,说到底就是约定俗成,约定俗成本身就是一个合理的理由。不然的话就可以问,馬是象形字,它为什么是站着而不是卧着的?为什么它不可以是驴?为什么日是完整的月却是一半?月亮也有圆的时候,太阳也有露一半的时候。日月是明,可是日月可能出现在一起吗?这样穷究下去怕是要走向虚无了。汉字的创造和演化,不是先有一个完备的规则体系,然后再进行生产。这就形成了人们在使用文字的过程中,需要不断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,这是造成汉字不断变化的一个重要原因。汉字是变化的,这是客观现象,也符合世间所有客观事物的存在规律。无论简化字还是繁体字,都有不尽人意之处。汉字需要不断完善,使其不断的规范化是完善形式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想在这里和谁争论,简化字到底好不好?只是对专家们(据说两岸都有这样的专家)诟病简化字的理由不那么认同,以为它缺乏逻辑力量。再者,汉字只是人的思想载体,中华文化的精髓主要在于精神思想,而不在于形式。奠定中华文化基础的文字,本来就不是现在的繁体字。中国的文字由甲骨文、金文向秦篆的发展,由篆书向隶书、楷书的发展都是中华文化的进步。草书可以说是中华文化的瑰宝,草书就是一个由约定俗成到规范化的符号系统。繁体字中的所有笔画构件在草书中都被改变、被符号化了,它并不影响中华文化的精髓。

         事实上,对于汉字所承载的成分,我们已经失去很多了。一些甲骨文、籀文甚至汉简上的字,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却不认识。我们有词牌、会填词却不会诵读……这些巨大的损失并没有使我们失去中华文化的精髓。爱护汉字,精心呵护它,但不要在繁体字和中华文化精髓之间划一个等号!

        就写到这里了。为了使文章短一些,我把一部分对前面提到的那些字的繁简辨析放到了下面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往下看。

 

附:

“义成兇”的说法,也是把本来不相干的字连在一说了。“凶跟义也没有关系。凶的里面是乂而不是义。“乂”和“义”同音但不同意,而且“义”本身就是“義”的简化字。“凶”是“兇”的简化,它和义、義从前和现在都没有关系。“凶”是“兇”去掉了儿。说到了儿就应该说“兒无首”了。繁体字的“兒”上半部虽然和首有关系,但并不是“首”字。兒的上部中间是两短横,或者说是断开的一横,它表示卤门没有闭合,以此说明“兒”是幼童。此字造得很有道理,但是对其简化未尝不可。毕竟“儿”并不是只有“幼童”这一个义项。而且,若是只用字形说事儿,那岂不是兒无面了?

       “面”的本意就是“颜面”,只有用在“面粉”这个意义时,“麵”才需要麦,麦是意符面是声符。但是,面不仅仅是麥被碾成齑粉。用麵表达“棒子面儿”、“豆面儿”以至“药面儿”、“土面儿”的时候,这个麦又算什么呢?去掉了麵里的麥,是一种因为除去限定而更显恰当的使用。同样的道理说“开关无门”。門是名词,開是动词本义是张;関本来和閂同义(动词),同时也有要塞、关隘的意思(名词或形容词),“海关”使用的就是这个意思。开着或关着的門都是門,开或关不影响門的存在。門仅仅是开或关的一种对象,而可以开关的东西却是非常的多。开荒、开春、开眼界……关心、关饷、关电脑……关这些东西要门干什么?“関”字还是“關”的简化,開、関无門对于与門无关的表达是合理的。

      “鄉里无郎”是删繁就简。鄉的左右两边是正反两个邑,邑表示城邑一类的地名,“郎”的本意也是地名用字,是城邑。可以说原始的“郎”即是“鄉”。所以“鄉”里有郎无郎都不影响字义,有郎繁琐无郎简明。鄉的简化字使用“鄉”里的一个邑字形,明了而不失准确。再来说厂。厂是廠的简化字,恰好“廠”字的意思就是四面空空连墙都没有,也就是说,如果单独使用,即便你写的是繁体字,它的意思也正是空空。  如果和其他字构词,它就只是个词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產”字中有“生”有“产”,但是产(產)和“生”各自有不同的意义,它们构成的“生产”这个词,也不止一个义项。在“分娩”这个意义上它们相同,但是在这个词中“产”也是“生”。可以说接产,也可以说接生;产房不必写作“产生房”或“生产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如果非要说“飞单翼”不合理,那么双翼的飛也不见得合理,因为飞字之初本来是翼在两侧的,把它搞到一侧去了不合适。飛还可以写做飝,这多少翼了?文字是符号,任何符号都不可能和它代表的事物绝对同一。依字形分析物形实在是太过于直接了。

        聖的本意是通达,耳旁呈声。圣人(聖还不等于圣人)必须能听能说,但是能听能说并不是圣人的本质。棋圣、诗圣、画圣更是不必兼有听、说之品质。在神圣、圣洁的义项中,有无口耳亦无干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7)| 评论(4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